牙齿矫正,只知“趁早”还不够

牙齿矫正,只知“趁早”还不够--:·光明网光明日报记者陈煜古人用“粲然启玉齿”“绛唇含白玉”来形容露齿的美丽瞬间,《卫风·硕人》中的“齿如瓠犀”更是将美人如瓠籽般洁白整齐的牙齿描绘得淋漓尽致

牙齿矫正不齐

今天,拥有一口好牙已不再仰赖“天生丽质”,随着医疗技术的进步和健康观念的普及,“整牙”大军不断壮大,年龄跨度也越来越广

牙齿矫正

在我国,恒牙期错畸形的发病率约为%,也就是说,十个人里就有七个人牙齿不够整齐协调

然而,由于正畸治疗价格不菲、治疗周期长、专业门槛高,外加市面上各种“新技术”“黑科技”不断涌现,乱花迷人眼,许多患者感到无所适从、困惑不已

那么,如何理性看待牙齿正畸给面部带来的变化

如何把握牙齿矫正的最佳时机

、健康才是正畸的目标描述人:重庆,初一年级班主任彭老师班上有个女生叫小洁,最近,课堂上一点她名字就有学生在下面起哄,甚至笑出声

我了解到,因为小洁的侧颜有些凹,一些学生就给她起了外号

批评教育那些学生的同时,我也担心小洁在这个年龄段会变得敏感自卑

我们班有将近一半的学生戴牙套,小洁的问题通过牙齿矫治应该也能得到改善

可她家长不当回事,说:“又不当明星,受那罪干啥

”虽然不少人愿意相信“整牙如整容”“正畸能变美”的说法,但正畸首要解决的是健康问题,牙齿不齐不仅拖累颜值,更会危害口腔及身心健康

“牙齿排列不齐,不仅清洁起来难度大,容易导致烂牙和牙周炎,而且会影响口腔功能的正常发挥,比如降低咀嚼效率、影响发音等

小下巴畸形患者常伴有气道狭窄导致的鼾症,严重的会出现‘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可能引起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和脑血管等全身性疾病

”中山大学附属口腔医院口腔正畸科主任曹阳告诉记者

在河北省邢台市南和区和景小区,社区医务工作者为小朋友检查口腔健康状况

新华社发不难想象,牙齿不齐对自信心的建立也会造成影响,尤其是像小洁这样处在青春期的少男少女

曹阳说,通过矫正牙齿,一些面型问题能得到改善:一是嘴突

嘴突分很多种,由于牙齿“哨”出去导致的嘴突,可通过拔牙矫正、内收前牙进行改善

而由骨头带着牙齿突出的龅牙,则可能需要成年后正畸配合正颌手术才能达到最佳效果

二是“地包天”

最早能在乳牙列时期进行矫正,换完牙后也可根据情况进行上颌骨的前牵引或功能性矫治等,如果颌骨畸形比较严重,特别是家族遗传性的,则可能需要配合正颌手术

三是面部不对称

其实人的面部多少都有些不对称

而不对称主要有三个来源:颌骨、肌肉和牙齿,正畸医生是根据不同来源选择方法进行干预治疗的

曹阳特别指出,目前,“儿童颜面管理”被炒作起来,不少家长关心甚至倍感焦虑

但不恰当的治疗干预只能给孩子徒增烦恼,甚至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强烈建议大家找正规正畸矫正专业背景的医生进行诊治

口腔正畸作为一种医疗手段,是以健康为首要目标

如果患者期望通过正畸实现“颜值逆袭”,甚至想要打造所谓标准的“微笑曲线”,则有可能以失望收场

“绝大部分的医疗诉求是可以通过正规医疗渠道实现的,我之所以说‘绝大部分’,是因为在治疗过程中,医生不能无视患者牙齿的基本条件来任意达到你希望的治疗效果

作为一个有道德、有良知、有底线的医生,我们有引导良性医疗需求的责任

”成都市新都区医疗美容质量控制中心主任陈琦说

、如何把握牙齿矫正的最佳时机描述人:北京,一年级小学生玮玮的母亲王女士不久前,玮玮打闹时撞断了一颗门牙,我带他去了口腔诊所

牙医说除了外伤,还有龋齿和轻度兜齿儿,需要及时矫治

牙医还说,由于牙没换完,即便现在矫治了,以后还有可能复发,需要再次矫治

我老公觉得玮玮总爱模仿怪兽龇牙,养成了坏习惯,应该不要紧

我担心不干预会错过黄金矫正期,但补牙、换牙、矫正,先弄哪个

到底什么时候带孩子进行正畸检查

应该等一等还是现在就行动

不少父母也很迷茫

“一个绝对的牙齿矫正‘黄金时机’并不存在,只有主动参与全生命周期的口腔健康管理,根据自身咬合情况适时接受治疗干预,才能把握牙齿矫正的最佳时机

”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学院正畸学教授、主任医师韩向龙说

牙齿矫正的时机把握关键在于“适当”二字

适时进行牙齿矫正不仅能事半功倍,而且通过对孩子的生长发育进行引导,还能改善面型

韩向龙归纳了生长发育各阶段一些明显的错畸形,希望家长要格外留意,及时就医

在乳牙列期(至岁),这个阶段的孩子受喂养方式不当、不良习惯以及遗传因素的影响,常出现乳牙反,也就是“地包天”

如果能在这个时期及时进行早期矫治,可以阻断反发展,并通过早期治疗引导颌面骨骼发育,预防恒牙反

案例中玮玮喜欢模仿怪兽“牙”的情况就属于口腔不良习惯,有可能会诱导乳牙反的发生

在替牙列期(至岁),孩子的生长发育迎来高峰,对于有功能性或骨性错畸形(小下巴、地包天等)的小朋友,在这个阶段应该充分利用颌骨的生长潜能进行功能矫形治疗,显著改善孩子的面部形态和功能

因此,换牙阶段的儿童应该定期找正畸医生评估是否存在功能、骨性不调

到了恒牙列期(岁以后),大多数恒牙已经萌出到位,牙弓、颌骨的发育基本完成,青少年对治疗的配合程度也有所提升,在这一阶段进行正畸治疗可以利用青少年旺盛的骨代谢能力,对各种类型的错畸形进行高效矫治

不少成年人对正畸治疗跃跃欲试又顾虑重重,担心错过了最佳时机不能达到理想效果

“错过了前面提到的干预时间,也不用太过担心,只要全身健康状态良好,牙周、牙体和颞下颌关节等状况经医生评估具备正畸条件,在相当大的年龄范围内都可进行正畸治疗

”韩向龙解说

此外,对于像玮玮这样涉及多种口腔疾病治疗的患者,韩向龙建议先找正畸专科医生进行正畸面诊,经过收集资料和评估后,制定系统治疗方案,逐步完成其他口腔疾病的治疗

正畸治疗需要良好的口腔卫生基础,洁牙和补牙一般在正畸治疗前完成

对于考虑种植的缺牙患者,可先种植和正畸医生,确定多学科联合治疗方案,评估缺牙间隙是否可通过正畸治疗关闭,或者先行正畸治疗调整间隙,为种植修复创造条件

、“正畸后遗症”可防可逆吗描述人:武汉,大学三年级学生赵同学看不出来吧,我小时候箍过牙,后来保持器戴得不够好,我的牙慢慢又乱回去了

可能是我箍牙期间清洁不到位,牙套去掉后,多了好几颗龋齿,牙面颜色不均,牙龈也有些萎缩,牙医说不是他的“手艺”问题

钱花了,罪也受了,还是一笑就尴尬

这几年隐形牙套很流行,我想着再来一次,一打听需要好几万,就打退堂鼓了

小红书、哔哩哔哩等A上,有关“正畸”的话题一直热度很高

在一些博主晒出了羡煞旁人的正畸前后对比图的同时,也有许多“正畸血泪史”令网友直呼不可思议

其中,最常见的问题莫过于“正畸后遗症”,比如“牙套脸”、牙釉质损伤、“黑三角”等

针对这些问题,记者向南京市第一医院口腔科副主任医师倪密询问了成因与解决方案

“从‘牙套脸’说起,这属于正畸最常见的并发症,成因是正畸过程中患者的咀嚼力下降,导致咀嚼肌废用性萎缩

‘牙套脸’在不同人身上的反应程度不一样,颧骨高、脸部瘦的患者会更加明显

”倪密表示,不用过度担心,这个变化是可逆的,随着整牙结束,咀嚼肌会慢慢恢复,中途不用着急锻炼,那样容易损伤牙齿、影响矫治进程

“然后是牙齿釉质损伤,一般整牙期间牙釉质损伤指的是牙齿的脱矿反应,表现为牙齿上出现白色斑块

”倪密说,这是由正畸期间患者口腔卫生不佳导致的

软垢覆盖在牙面上,细菌代谢产酸腐蚀牙齿

所以加强口腔卫生清洁,就能有效避免牙釉质损伤

“正畸后的牙龈萎缩通常指在拥挤的牙齿排齐后,出现牙龈附着位置的下降

牙齿不是平的,它是倒三角或铲形的,拥挤时牙龈挤在一起填满两个牙的间隙,排齐拉开以后,所谓的‘黑三角’就出现了

这种‘黑三角’并不影响牙齿健康,只是美观上有一些影响

在正畸过程中,医生可以通过适当措施缩小‘黑三角’,比如把铲形牙最宽的部分切掉一点,这样牙齿就会被收紧,牙龈会被挤上来

”倪密说,牙齿松动是因为没有及时排除咬合创伤、消除牙龈炎症,或加力过大等不正规的操作引起的

对于最近非常流行的隐形矫正,倪密表示,一般而言,隐形矫正的费用会高于传统矫正,但并不是说越贵越好,隐形矫正的适应症范围相对较窄,需要专业医生筛选

简单排齐、关闭散在间隙、个别牙反等简单病例是隐形矫正的最佳适应症,对面型改变较大的复杂案例往往还是传统矫正的效果更好

在空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口腔预防科医生正在做口腔诊疗

新华社发【延伸阅读】关于“美牙”,听听牙医怎么说在近期光明日报官方微博发起的“关于整牙你最关心什么”的小调查中,有网友留言称“其实有些牙不用整,美牙可以修复好

”记者发现,网上关于“美牙”的广告繁多,“薄瓷贴片”“美牙培训”等比比皆是,这是否意味着技术升级了,我们可以更快捷省事地拥有一口好牙

陈琦说:“市面上许多‘美牙’产品利用消费者求快求美的心理需求,通过在牙齿表面涂层、贴片等方式迅速实现外观上的变化,并以‘美’之名模糊医疗美容和生活美容这两大板块的界限

实质上,医疗美容和生活美容分别对应着不同的监管主体,国家对医疗美容行为的从业人员资质、所使用的产品以及发生行为的机构场所,都有着严格规定

零基础学员几天就能取得‘美牙师培训’的资质、按照大小号网购回来直接戴的矫正牙套、在家睡前涂抹的牙齿美白剂等等,这些明显已经越过了生活美容的边界,实质上构成了一种医疗行为,存在健康隐患与监管漏洞

如果不从源头上规范、引导,任由商家诱导消费、夸大效果、回避副作用,是对消费者的不负责、对医学的不尊重

”倪密认为:“所谓‘美牙’,通常是把牙齿打薄或直接在牙齿外面贴一层美白树脂,当时看起来白了,但时间长了树脂会变色,而且会对牙周组织产生一系列不良影响

还有的是干脆把需要美白的牙全部做成烤瓷牙

以上这些都牵涉到不正规治疗或过度治疗,希望患者能擦亮眼睛

”《光明日报》(年月日版)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文章来源://code0011.com/article/338397085.html

陕ICP备2021013948号-8